>

南京想接盘说

- 编辑:威尼斯在线平台 -

南京想接盘说

核心提示:越南差钱宣布放弃2019年亚运会的主办权。中国是否会接受亚运举办权?体育总局表示,截至目前,亚奥理事会没有和中国联系,同时也没有一个中国城市提出要申办。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表示:如果需要的话,我们是愿意承办亚运会的。

越南要把好钱用在刀刃上,放弃了承办第19届亚运会

图片 1

2014年4月18日,河内,越南宣布放弃2019年亚运会举办权后,关于越南2019年亚运会的宣传牌依旧竖立,难掩冷清。

图片 2

4月24日,亚奥理事会的官方网站撤下了此前一天还在的消息:2019年第18届亚运会将在越南河内举行。17日,越南给了亚洲乃至世界一个大“意外”:在赢得主办权一年半之后,宣布放弃主办亚运会的机会。对于世界而言,越南此举堪称百年来国际体育史上遭遇的最大意外之一;但在越南国内,人们却并不感到意外,在越南总理的决定宣布之后,越南《青年报》的头版大标题是“一个赢得人心的决定”。

申办国际大型体育赛事,原本是推广国家形象、展示国家实力的绝佳机会,越南为何不懂得不珍惜?中途遭弃办,亚运会到底怎么了,该如何收场?

申办之忧

新建体育馆常年没人用

越南首都河内,2003年越南专门为东南亚运动会而兴建的郑怀德体育馆映入眼帘。然而,过去十年来,这座体育馆的利用率并不高。郑怀德体育馆的遭遇,给越南申办奥运会埋下了阴影。

2012年,河内在与印尼泗水市的争夺中胜出,赢得了2019年亚运会的主办权。从那一刻起,是否应该举办亚运会,在越南国内一直争论不休。

越南国民希望亚运会能够提高越南的国际形象,为越南的经济增长和基础设施建设助力。“真是既开心又骄傲,”在河内郑怀德街上经营着一家体育用品专卖店的范氏钗当时接受采访时说,“亚运会在越南举办,届时就会有更多的游客来到越南,对越南零售业、服务业和旅游业的发展都有利。”

当时也有不少人对越南是否有能力举办好这一赛事感到怀疑。目前,全球经济仍未复苏,越南的经济也无法独善其身。2012年,越南的人均GDP不足1600美元。加之越南银行系统陷入困境,近年来年均5%的GDP增长速度已难维持。

越南芽庄的年轻导游杨告诉新京报记者,“政府要发展经济,又要拿出一大笔钱建设和升级体育设施,这是个挑战。亚运会结束后,那些场馆和设施如何利用,也是个难题。”杨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像郑怀德体育馆一样,2003年为东南亚运动会而兴建的不少场馆,利用率都不高。

越南是一个热爱体育的国家,尤其是足球。但亚运会中的很多项目在越南却很冷门,比如场地自行车、马术、曲棍球、棒球、板球和橄榄球等。“对越南人来说,这些运动是完全陌生的,没有人玩,现在越南也没有举办这些运动的场馆。”《西贡时报》在社论中提到,为这些运动兴建场馆,却要耗资巨大。

承办之争

政府差钱难办高标准赛会

在舆论的压力下,今年3月底,就越南是否应该主办2019年亚运会,越南国会听证会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越南文化体育和旅游部统一战线,与财政部展开激烈交锋。

在竞标之初,体育部为这届亚运会提出的预算是1.5亿美元。实际上,2003年东南亚运动会花销就超过1.2亿美元,2002年釜山亚运会的投入是29亿美元,2006年多哈亚运会是28亿美元,下半年即将举行的仁川亚运会,投入也超过了10亿美元。因此,越南财政部对2019年亚运会1.5亿美元的预算一直持怀疑态度。

无论怎么来看,越南1.5亿美元的投资都显得“保守”。后来,越南文体旅游部再次修改预算,将投入调整为3亿美元,这还不包括用于运动员培训的3800万美元。越南国内经济学家则估计,如果举办亚运会,最少要投入5亿美元。

如果举国之力拿出5亿美元来办亚运会,并非不可。但越南财政部一直强调,在当前的越南经济环境下,“好钱要用在刀刃上。”

越南缺的不仅仅是钱,更是民意。早在越南宣布放弃举办亚运会之前,《青年报》就做过一项调查,14000多名受调查者中,84%的人不支持越南举办亚运会。而越南快报的在线调查中,6800多名受访者中超过6000人投票给放弃举办。

事实上,同样担忧的还有亚奥理事会。根据章程,一个城市获得主办权之后,要和亚奥理事会签订一份合约。亚奥理事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从2012年河内赢得主办权之后,他们对越南进行了3次考察,结果发现,无论是从亚运会的要求还是流程来说,河内都没有达标。3月31日,在和越南奥委会开会时,亚奥理事会明确表示,亚运会必须保证“高质量和高标准。”

内外的双重压力之下,越南选择了放弃。

弃办之痛

急需摆脱“撂挑子”形象

4月17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宣布放弃2019年亚运会的主办权。是尊重民意,还是不负责任撂挑子,越南政府走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越南政府发布公告说,成功举办地区和国际体育赛事固然将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升越南形象作出贡献,然而一旦不能成功举办,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越南在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下滑中受到了巨大影响,国家经济仍处于困境。目前,越南的中央和地方预算有限,只会用于更加紧急的任务中。

公告表示,越南上下在举办赛事的投资总额和资金来源方面产生了诸多分歧,这其中包括中央预算、地方预算、社会资金以及赛事收入等多个方面。

这一决定做出,越南上上下下仿佛松了一口气。“一个赢得人心的决定,”《青年报》如是说到。

但失望的人也并非少数,越南奥委会主席黄荣江就是其中之一。“我非常遗憾越南放弃主办亚运会,”黄荣江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不知道越南什么时候会再有这样的机会。”的确,20年来,越南是第一个赢得亚运会主办权的东南亚国家。

对越南的选择,亚奥理事会表示理解和支持。亚奥理事会表示,越南“没有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拖得更久,不然亚奥理事会就很难再寻找到替办城市。”

23日,在越南宣布放弃主办一周之后,越南文体旅游部部长黄俊英率团来到科威特,向亚奥会官员“陈情”。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亲王表示,不会对越南进行任何处罚;至于到底谁来接替越南,在9月20日开幕的仁川亚运会上就会见分晓。

好在时间还有五年。

南京连夜回应“愿接手办亚运”:只说有条件办

新京报讯 昨日上午,国新办在北京召开了南京青奥会倒计时100天新闻发布会,发布青奥会筹备工作进展。发布会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回应了中国接手越南举办亚运会的情况。

有记者问到,越南已经宣布放弃举办2019年亚运会,很多人猜测中国会不会来接手?肖天回应,截至目前亚奥理事会没有和中国联系,同时也没有一个中国城市提出要申办这一届亚运会。据央广网消息,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接话,说南京青奥会各项工作已准备就绪,场馆也非常好。如果说有需要的话,这个事南京愿意干、愿意接。

昨晚11时15分许,2014年南京青年奥运会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南京青奥组委新闻发言人表示,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南京青奥组委执行主席杨卫泽在回答记者相关提问时的原意是南京既然能够办青奥会,就证明有条件办亚运会这样的大型综合性赛事。

“很明显,这并非说南京要申办或接办2019年亚运会,更何况正如国家体育总局肖天副局长当时回答时已指出,亚奥理事会并未向中国提出需要,希望大家不要误读。南京去年8月已成功举办亚青会,今年8月将举办青奥会,近期是不会申办亚运会等大型综合性赛事的。”该发言人说。

追访

官方回应中国城市是否“接棒”

国家体育总局表示支持中国城市申办亚运会

越南官方曾在上月中旬宣布放弃2019年亚运会的举办权,舆论和专家再度联想到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举办亚运会的最佳“替补”。

越南放弃亚运会举办权,给出的核心理由有两点:其一,5亿美元的承办费用大大超出预算;其二,八成民众反对烧钱办亚运。

对于谁会“接力”,肖天指出,“相信亚奥理事会正在研究。我们尚不清楚,亚奥理事会也没有主动联系中国奥委会”。

昨日下午,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副司长温文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持中国城市申办。温文表示,中国奥委会支持中国城市申办亚运会,“申办亚运会有一定的程序和章程,需要通过中国奥委会向亚奥理事会提出申办意向。”温文同时强调,截至目前并未有城市向中国奥委会提出申办。

根据日程,亚奥理事会将在韩国仁川亚运会期间举行理事大会(今年9月19日至10月4日),确定2019年亚运会举办城市。温文表示,2019年亚运会申办程序理论上与正常申办程序一样,但因只剩4个多月时间,最终程序仍需亚奥理事会来讨论。

分析

接手亚运会 流程该咋走?

亚运会是亚奥理事会的赛事,与奥运会一样,申办亚运会有着明确的程序和规则。一个城市若想申办2019年亚运会,需要分“六步走”。

首先,由省政府和市政府提出申办2019年亚运会的申请。随后,该省和国家体育总局联名向国务院递交申办请求,经国务院批准后方可进行下一步。

第二步则由中国奥委会向亚奥理事会提交申办意向书,并交纳报名手续费。此后,申办城市的主要任务是准备申办报告,内容涵盖场馆、交通、住宿、气候、环境等十余方面。这份报告将体现该城市申办的诚意和决定,也是亚奥理事会代表们了解这座城市的一个重要途径。

申办报告完成后,将由申办城市和中国奥委会一起递交给亚奥理事会。随后的一到两个月,亚奥理事会将派出考察评估团赴该城市进行实地考察和民意测试,并形成报告递交给亚奥理事会各位代表。

今年9月仁川亚运会期间,亚奥理事会将召开理事大会,该城市将做最后申办陈述。随后,亚奥理事会将投票决定2019年亚运会举办地。一旦申办成功,该城市、中国奥委会将与亚奥理事会签署承办2019年亚运会的各项协议,这座城市随后就进入了赛会筹备阶段。

举办亚运会 是赚还是赔?

举办一届亚运会需要投入多少钱?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2000年以来,承办亚运会的城市投入呈现剧增的趋势。2002年,韩国举办釜山亚运会,花费了3亿美元左右;2006年的卡塔尔多哈亚运会,耗资28亿美元左右;而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则办成了“史上最贵亚运会”。

2010年,广州市长曾透露广州亚运会投入超1200亿元,这是亚运历史上投入最多的一次赛会,比起北京亚运会的费用翻了49倍。

但据《羊城晚报》报道,2005年,广州曾承诺办亚运不超过20个亿。2011年初,广州市人大代表黄建武曾质疑当地政府改变预算数目,未向人大报告,也未经人大审核。

有分析认为,从釜山到多哈、再到广州,水涨船高的投入已经让不少城市吃到了苦头。

据中新网等媒体报道,目前,在举办过亚运会的城市中,仅1998年举办亚运会的曼谷实现盈利。曼谷亚运会盈利近3亿泰铢,而当年曼谷仅投入28亿泰铢(约合7000万美元)。

体育总局回应“替越南办亚运”:我们申请很滑稽

4月,越南总理阮晋勇正式宣布,越南放弃承办将在2019年举行的第18届亚洲运动会。成功举办多场大型体育盛会的中国,是否会接力承办?对此,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奥委会副主席肖天昨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目前亚奥理事会并未主动联系中国奥委会,也未有中国城市正式向中国奥委会提出申办意愿。并称,中国政府是否申办,还将征求民众意见。

2019年亚运会原定在越南河内举办,但今年4月,越南总理阮晋勇正式宣布,越南放弃承办将在2019年举行的第18届亚洲运动会。对于弃办的原因,越南政府称因经济处于困境。对此,肖天昨日两次表示“遗憾”。

中国是否会接受亚运举办权?肖天表示,截至目前,亚奥理事会没有和中国联系,同时也没有一个中国城市提出要申办。

然而,肖天的话音刚落,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突然“抢话”,称南京青奥会各项工作已准备就绪,场馆也非常好。“南京是有条件办的,既然能够办青奥会,就能够办亚运会,如果需要的话,我们是愿意承办亚运会的”,他表示。

第二届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将于8月16日在南京举行,届时将有204个国家和地区的3808名运动员参赛。

事实上,申办地突然放弃举办大型赛事已有前车之鉴:1974年,哥伦比亚政府因认为资金应该用于社会发展而放弃1982年世界杯的主办权。今年巴西世界杯,同样遭到国内民众对政府“花钱”的不满。

对话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亚奥理事会尚未要求中国承办

南都:中国是否准备申办亚运会呢?

肖天:目前亚奥理事会还没有回话,没有回话咱们也不能说我要去办这个亚运会。同时,我们也会看看大家的回应程度,还要看是否具备举办条件。

南都:也就是说我们还是会尽量争取?

肖天:现在还不能这么说。要让中国办,中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现在要充分看亚奥理事会的意见。

南都:自己不能主动申办么?

肖天:人家可能去和其他国家协商,我们自己去申请岂不是很滑稽?

南都:届时我们会征求群众意见吗?

肖天:当然要向广大群众来征求意见,最后还要综合考虑。至于通过什么方式征求意见,目前尚未研究,到时会通知大家。

南都:举办大型赛事与发展民生的“冲突”,您怎么看待?

肖天:这个问题有两方面:要办一些事情的时候需要花钱,把这些钱来用于民生,这是有道理的。然而,社会要不要搞一些形式的东西或活动?要不要用这些东西来促进社会文明的进步?我觉得,从理论上讲,不能用民粹的东西来裹挟或是绑架社会的重大问题。比如南京举办青奥会,在目前中国的形势下,对整个城市的发展和人民精神文明水平的提高起到很大作用。

南京连夜回应:“愿接手办亚运”:只说有条件办

新京报讯 昨日上午,国新办在北京召开了南京青奥会倒计时100天新闻发布会,发布青奥会筹备工作进展。发布会上,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回应了中国接手越南举办亚运会的情况。

有记者问到,越南已经宣布放弃举办2019年亚运会,很多人猜测中国会不会来接手?肖天回应,截至目前亚奥理事会没有和中国联系,同时也没有一个中国城市提出要申办这一届亚运会。据央广网消息,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接话,说南京青奥会各项工作已准备就绪,场馆也非常好。如果说有需要的话,这个事南京愿意干、愿意接。

昨晚11时15分许,2014年南京青年奥运会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南京青奥组委新闻发言人表示,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南京青奥组委执行主席杨卫泽在回答记者相关提问时的原意是南京既然能够办青奥会,就证明有条件办亚运会这样的大型综合性赛事。

“很明显,这并非说南京要申办或接办2019年亚运会,更何况正如国家体育总局肖天副局长当时回答时已指出,亚奥理事会并未向中国提出需要,希望大家不要误读。南京去年8月已成功举办亚青会,今年8月将举办青奥会,近期是不会申办亚运会等大型综合性赛事的。”该发言人说。

追访

官方回应中国城市是否“接棒”

国家体育总局表示支持中国城市申办亚运会

越南官方曾在上月中旬宣布放弃2019年亚运会的举办权,舆论和专家再度联想到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举办亚运会的最佳“替补”。

越南放弃亚运会举办权,给出的核心理由有两点:其一,5亿美元的承办费用大大超出预算;其二,八成民众反对烧钱办亚运。

对于谁会“接力”,肖天指出,“相信亚奥理事会正在研究。我们尚不清楚,亚奥理事会也没有主动联系中国奥委会”。

昨日下午,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副司长温文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持中国城市申办。温文表示,中国奥委会支持中国城市申办亚运会,“申办亚运会有一定的程序和章程,需要通过中国奥委会向亚奥理事会提出申办意向。”温文同时强调,截至目前并未有城市向中国奥委会提出申办。

根据日程,亚奥理事会将在韩国仁川亚运会期间举行理事大会(今年9月19日至10月4日),确定2019年亚运会举办城市。温文表示,2019年亚运会申办程序理论上与正常申办程序一样,但因只剩4个多月时间,最终程序仍需亚奥理事会来讨论。

分析

接手亚运会 流程该咋走?

亚运会是亚奥理事会的赛事,与奥运会一样,申办亚运会有着明确的程序和规则。一个城市若想申办2019年亚运会,需要分“六步走”。

首先,由省政府和市政府提出申办2019年亚运会的申请。随后,该省和国家体育总局联名向国务院递交申办请求,经国务院批准后方可进行下一步。

第二步则由中国奥委会向亚奥理事会提交申办意向书,并交纳报名手续费。此后,申办城市的主要任务是准备申办报告,内容涵盖场馆、交通、住宿、气候、环境等十余方面。这份报告将体现该城市申办的诚意和决定,也是亚奥理事会代表们了解这座城市的一个重要途径。

申办报告完成后,将由申办城市和中国奥委会一起递交给亚奥理事会。随后的一到两个月,亚奥理事会将派出考察评估团赴该城市进行实地考察和民意测试,并形成报告递交给亚奥理事会各位代表。

今年9月仁川亚运会期间,亚奥理事会将召开理事大会,该城市将做最后申办陈述。随后,亚奥理事会将投票决定2019年亚运会举办地。一旦申办成功,该城市、中国奥委会将与亚奥理事会签署承办2019年亚运会的各项协议,这座城市随后就进入了赛会筹备阶段。

举办亚运会 是赚还是赔?

举办一届亚运会需要投入多少钱?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2000年以来,承办亚运会的城市投入呈现剧增的趋势。2002年,韩国举办釜山亚运会,花费了3亿美元左右;2006年的卡塔尔多哈亚运会,耗资28亿美元左右;而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则办成了“史上最贵亚运会”。

2010年,广州市长曾透露广州亚运会投入超1200亿元,这是亚运历史上投入最多的一次赛会,比起北京亚运会的费用翻了49倍。

但据《羊城晚报》报道,2005年,广州曾承诺办亚运不超过20个亿。2011年初,广州市人大代表黄建武曾质疑当地政府改变预算数目,未向人大报告,也未经人大审核。

有分析认为,从釜山到多哈、再到广州,水涨船高的投入已经让不少城市吃到了苦头。

据中新网等媒体报道,目前,在举办过亚运会的城市中,仅1998年举办亚运会的曼谷实现盈利。曼谷亚运会盈利近3亿泰铢,而当年曼谷仅投入28亿泰铢(约合7000万美元)。

评论:接盘亚运会,中国城市别操心了

前些天越南因“缺钱”、国内不支持等因素放弃举办2019年亚运会,之后就不断有人问中国是否会接手。5月8日,在青奥会倒计时100天发布会上,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说:“既然能够办青奥会,就能够办亚运会,如果需要的话,我们是愿意承担亚运会的。”

市委书记的身份加上发布会这一正式场合,让很多人“误”以为南京有正式“接盘”的考虑。在引发很多网民争议之后,南京方面随即“辟谣”,称杨卫泽的原意是南京“有条件办”,而并非是说“要申办或接办”,并表态“近期是不会申办亚运会等大型综合性赛事的”。

不过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副司长温文倒是持“力挺”态度,称支持中国城市申办。所以不排除今后国内还会有别的城市出面“接盘”。但从南京字斟句酌的“辟谣”来看,当地政府可能也感受到了,民众对花大钱办大会的怀疑态度。

国内很多城市办会的热情和能力已无人怀疑,但人们对一些城市“花钱不眨眼”的办会风格也印象深刻、心怀忧虑。

以2010年广州亚运会为例,官方审计报告称,截至2011年4月30日,为举办亚运会和亚残运会共投入资金174.78亿元,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各级财政。这还仅仅是直接投入的资金,加上配合亚运会进行的城市改造、基础设施建设,总费用超千亿。虽然舆论多番呼吁,广州亚运会资金的具体使用明细至今尚未公开。

如果说几年前国人对“盛会”尚有不少期待,现在则多了很多审慎。人们关心的不仅是为了办会地方政府花钱大手大脚、不明不白,更怀疑举办这些盛会的真实意义何在,性价比几何?因为,随着一系列盛会的举办,国民的新鲜感已经大幅降低。而随着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升,借体育盛会以“提升国际地位”的边际效应也在大幅递减。公众对盛会的举办也越来越挑剔,除非是冬奥会、世界杯这样的盛会,或许才能获得广泛的民意支持。

在这样的背景下,为政者应该跟上这种“民心流变”,自己也要多问一下,有些会是不是非办不可?信心满满是因手握重金,但任何时候切不可忘,自己终究不过是“管家”而已,花钱尤其是花大钱,还是要问主人的意见。

一个城市要不要办亚运会,究竟谁有决定权?越南放弃亚运会主办权时,许多人点赞,重要的一点就在于,越南遵循了“民主纠错”程序,将多数国民的反对意见通过国会听证会等方式集纳上来,最终民意形成决策。这一机制当为国内的一些城市借鉴。

弃办体育赛事案例

1906年

因地震和维苏威火山爆发,原先赢得1908年奥运会主办权的罗马请求放弃主办权,国际奥委会随即将主办权交给了伦敦。有消息称,意大利政府是因为财政困难无力兴建体育场馆,才被迫宣布放弃主办权。

1938年

东京在14个城市参与的申办竞争中获得1940年奥运会主办权。随后二战爆发,日本奥委会迫于军方压力,于1938年宣布无法举办奥运会。尽管国际奥委会将举办权转交给芬兰赫尔辛基,但赛事还是因二战取消。

1960S

上世纪60年代末,韩国宣布因国家安全问题(也有说法称是财政问题)放弃第六届亚运会主办权。随后,成功举办过第5届亚运会的曼谷被邀请出来“救火”。该届亚运会于1970年8月24日至9月4日在曼谷举行。

1982年

哥伦比亚获得了1986年世界杯主办权,后来由于国内形势不佳,政府认为应把有关资金用在社会发展上,于是在1982年放弃了主办权。1983年5月,国际足联再次举行申办投票,最终墨西哥获得举办权。

1989年

印度由于技术和资金方面的困难,放弃1990年第二届亚洲冬季运动会。经过协商,第二届亚洲冬季运动会于1990年3月在日本札幌举办,这也是札幌在成功举办首届亚冬会之后,第二次举办这一赛事。

2010年

国际泳联通过官网宣布,迪拜将不再举办2013年第15届世界游泳锦标赛。虽然迪拜解释说想把重心聚焦在发展草根体育上,但外界普遍猜测,当时深陷经济危机的迪拜退出,真实原因是“差钱”。

2011年

图片 3

因受到地震与海啸袭击,日本滑联被迫放弃了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的举办权。据悉,灾害发生之后,国际滑联也表示可以考虑让赛事延期举办的提案,但日本方面因为种种原因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2012年

巴西足协宣布放弃2015年美洲杯足球赛的主办权,原因是对里约热内卢来说,举办南美洲冠军比赛在国际足联和夏季奥运会面前“毫无意义”,还将对国内的比赛造成不必要干扰。

本文由威尼斯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南京想接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