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戏时一直在跟脑出血和动脉瘤对抗

- 编辑:威尼斯在线平台 -

拍戏时一直在跟脑出血和动脉瘤对抗

今年《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即将回归,也是让无数翘首以盼的剧迷兴奋不已。

然而,剧还没开播,剧中活到最后的角色之一——龙妈的扮演者艾米莉亚·克拉克,通过《纽约客》杂志网站发表了一篇回忆录,已然受到无数剧迷和粉丝的关注,

在这篇回忆录中,她坦言成名带来很大压力的同时,也第一次对公众讲述了事业成功的风光背后,她经历了一连串的劫难...

图片 1

克拉克于1986年出生在英国伦敦,在牛津郡长大,父亲是一名音响师,母亲是一家咨询公司的营销副总裁,

家境算不上大富大贵,但父母为她和哥哥提供了很好的教育,送他们去私立学校念书。

克拉克很小就和表演结缘,三、四岁时,因为父亲参与舞台剧《船展》的制作,把她一起带到了剧院,

小克拉克第一次见识到剧院后台的神奇,那里的八卦、道具、服装、黑暗中工作人员小声匆忙交流的声音,一切都那么吸引人,

平时调皮闹腾的她那次坐在观众席上静静看了两个多小时表演,

帷幕落下时,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将双手高举过头不停地鼓掌,

这一次,她被表演的魅力征服了。

克拉克把当演员的志向告诉父母时,父亲并没想象中那么高兴,

因为工作他认识不少演员,知道这项职业带给他们神经质般的习惯和经常失业的窘境,

但这并没有浇灭克拉克的热情,她始终活跃在学校排演的舞台剧中。

5岁时上台表演,小克拉克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把自己的台词全忘了,

她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舞台中央,没有一丝惊慌,内心非常平静,这种平和的心态也贯穿了她日后的职业生涯。

克拉克坦言她在表演方面并非天才,是靠勤学苦练、通过一次次失败慢慢成长的,

十岁时参加试镜被淘汰,她没气馁继续回学校演舞台剧,

中学毕业后进入伦敦戏剧中学学习,2009年毕业时只参演过一些无关紧要的短剧、肥皂剧,

毕业后的那一年,她给自己立了个规矩:一年之内不接烂戏,绝不凑合,

为了维持生计她在酒吧、呼叫中心和一间小博物馆打工,干着告诉游客“卫生间就在右边”这种平凡的工作,

同时也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让她能够施展拳脚的角色。

图片 2

2010年春天,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

克拉克的经纪人通知她,伦敦正在举行《权游》系列的试镜,

龙妈这个角色在试播期间出现问题,剧组正在重新寻找演员,

他们想找一个气质高贵、一头淡淡金发、略带神秘感的女演员,

而克拉克身材娇小、黑色头发、曲线突出,看上去和标准完全不搭边,

不过她认准这是个好机会,没有轻言放弃,精心准备了两场戏,语言台词都认真练习。

准备试镜那几天,她有时会感到头晕,个别时候眩晕不止甚至晕倒,

因为她有低血压和低心率的问题,十四岁时还患上偏头痛,在戏剧学校上学时也偶尔会发病,

她对这些小毛病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多留意,错过了身体向她发出的警告信号。

试镜4天后,克拉克接到电话通知她通过初试,要求她飞往洛杉矶参加复试,给制片人和高层读剧本,

剧组给她订了商务舱机票,因为手头不宽裕她偷偷拿走了休息间的免费茶包,

试镜时,她试着不去看旁边走过的那位高挑、金发飘飘的漂亮女演员,

读完两幕剧本后,她脱口而出问了句:“我能做点儿别的吗?”

制片人大卫·贝尼奥夫说:“你可以跳个舞。”

克拉克跳了段机械舞,她不擅长跳舞,当时以为自己搞砸了。

但当她离开剧院时,剧组的人追上了对她说:“恭喜你通过试镜了亲爱的!”

克拉克拿下了龙妈这个角色!她要出演《权游》了!

她回到酒店,兴奋地无法呼吸,婉拒了参加屋顶派对的邀请,自己默默回到房间,

吃着奥利奥、看着《老友记》,给所有认识的亲朋好友挨个打电话分享喜讯。

2011年初,《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拍摄刚刚结束,

因为饰演龙妈这一角色,克拉克作为演艺圈新人开始崭露头角,

当年的万圣节派对上,无数女孩穿上一身白裙、戴上淡金色假发cosplay龙妈,

当时《权游》系列还没到巅峰期,但克拉克已经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比如第一季中她有裸戏,就会被人问“你演的是那么强大的一位女性,为什么还要脱衣服?”

这时她会在脑海里默默回答一句:“那为了证明自己强大,我得杀多少男人才行?”

图片 3

接拍《权游》以来,突如其来的关注度让克拉克一时很不适应,

为了减压她把精力投入到健身上,经常到健身房跟一位教练锻炼,

2011日2月11日上午,一件让她始料未及、改变她生活的事发生了。

当天她在伦敦北部一家健身房的更衣室为锻炼做准备,突然觉得头痛不已,

而且浑身无力,穿上运动鞋都费了好大劲,

刚开始运动时她一直坚持,但后来做平板支撑时她感觉“脑袋上绑了条松紧带一样”的疼,

于是跟教练说需要休息一会儿,几乎是“用爬的”才回到休息室,

刚到卫生间就跪倒在地上,头痛欲裂,并且疼痛不断加重,

克拉克当时就感觉“我的脑袋要坏掉了”。

原地缓了一会儿,她试着克服头痛和恶心,鼓励自己“不会瘫痪的”,试着动动手脚,

并且回忆《权游》中的内容,让自己保持神志清醒。

这时旁边隔间的一位女士发现了她的异常,问她有没有事,

克拉克马上求救,那位女士过来帮忙,叫来了救护车。

之后的一段时间,克拉克的意识一片模糊,

她依稀记得救护车的警笛声,她被抬上救护车拉走的声音,周围陌生人说话的声音,他们说她的脉搏很微弱,她还吐出了一些胆汁,

有人找到她的手机,翻出她父母的电话通知他们来医院急诊室,

接着她感觉自己被抬下救护车,躺在一张装着轮子的床上走过一条走廊,周围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和急救人员的交谈声,

当时没人知道她是哪里出了问题,医生不敢贸然给她使用止疼药。

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确定了克拉克头疼的原因:

蛛网膜下腔出血,这是一种可以危机性命的中风,

突发中风是因为她的脑部长有动脉瘤,发生了动脉破裂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约三分之一的患者会很快过世,为了保住生命必须马上进行手术,不然再次大出血的可能性非常高,

即使接受了手术,仍旧存在很大生存风险。

图片 4

克拉克马上被转院到一家神经外科医院,

那天晚上她一直处于昏睡、疼痛、噩梦交替上演的状态,母亲坐在病房的椅子上守了她一夜。

在克拉克模糊的记忆中,医生给她一份手术协议让她签字,上面赫然写着“脑部手术”,

“我的生活这么忙,哪有时间接受脑部手术?”但是面对疾病她不得不妥协。

这是一次微创手术,不用进行开颅,手术历时三个小时,

当克拉克术后醒来时,最大的感觉就是难以忍受的疼,

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视觉受到影响,喉咙里插着管子,感觉焦躁又恶心,

4天后她从ICU搬出来,医生说如果两周内并发症不严重,康复的几率非常高。

可是两周之后的一天晚上,一名护士叫醒她,帮她做一套认知训练,

“你叫什么名字?”护士问。

克拉克的全名是Emilia Isobel Euphemia Rose Clarke,由五个名字组成,

她发现自己答不出名字,反而说出了一些毫不相干的话,

这是情况叫做失语症,是由脑组织病变导致的语言功能受损,很明显是因为动脉瘤手术造成的。

面对她的胡言乱语,母亲一边安慰,一边鼓励她会好起来的,

可是克拉克却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恐惧,

“那是一种厄运来临的感觉,”

“我是个演员,我需要记台词,现在我连自己名字都记不住,”

“我的工作和生活,我以语言和交流为核心的梦想,不能正常说话,就都没有了,”

“我明白自己将来会成什么样,这样活着根本不值得。”

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克拉克甚至想过让医生拔掉身上的管子,结束自己的生命。

克拉克又被送回ICU监护,值得庆幸的是,大约一周后她的失语症消失了,

她又能记起自己的全名,又能正常说话,身边的医生、护士不断地对她说她有多么幸运,

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后,她终于出院回家了,可以痛痛快快洗个澡、呼吸新鲜空气,

艰难地迈过了人生的一个坎,克拉克当年才24岁。

图片 5

出院几个星期后,克拉克重回剧组,

她能继续工作并不意味着痊愈,她还处在手术恢复期,

时不时会感到剧烈头痛,需要使用吗啡才能止痛,

她把自己的情况告诉《权游》剧组的主创,表示不想把生病这件事对外公布,以免观众关注她的八卦胜过剧集。

当时正值第一季的宣传期,媒体采访一个接一个,

克拉克当时状态非常不好,思维迟钝、身体虚弱,经常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有一次在伦敦一家酒店接受采访,她的思路跟不上进度,呼吸困难,更别说展示迷人风采了,

采访间隙,因为头痛、无力,她不得不服用吗啡缓解症状,总算熬过了当时的工作。

克拉克经常浑浑噩噩,就连《权游》第一季播出后取得热烈反响的事都不清楚,

有朋友给她打电话说:“你现在是IMDb的第一位!”

“IMDb是什么?”克拉克回答。

(PS:IMDb是一个集演员、电影、电视节目、影视制作等内容于一体的在线数据库。)

还没等克拉克完全恢复,《权游》第二季的拍摄就开始了,

第一天的拍摄在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进行,克拉克鼓励自己:“我没事,我才二十多岁,我很好。”

拍戏过程中全神贯注,收工后她就感觉疲惫不堪,差点儿没力气回酒店,

第二季的整个拍摄过程中,克拉克一直咬牙坚持,

她实话实说,第二季是她状态最糟糕的时候,

她都记不清龙妈在戏里做了什么,每一天、每一分钟都觉得自己快死了。

图片 6

时间转瞬即逝,《权游》第二季、第三季都顺利拍摄完毕,

2013年,克拉克出演百老汇舞台剧版《蒂凡尼的早餐》,在其中饰演女主角霍莉·戈莱特,

这部剧不是很成功,几个月时间就停摆了,

结束工作后,克拉克再次住进医院。

因为上次住院手术时,医生在检查中发现她的脑部长有两颗动脉瘤,

当时手术切除了一颗,另一侧还留有一颗比较小的动脉瘤,也是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发,

不过医生说这颗动脉瘤非常小,也有可能一直休眠、对人无害,今后需要密切观察。

不幸的是,克拉克在美国期间接受检查,发现这颗动脉瘤增长了一倍,

医生表示该采取行动了,很明显,这意味着又一次脑部手术。

在曼哈顿的一家医院里,医生和上次一样为克拉克安排了微创手术,手术并不复杂,父母也都陪在她身边,

“两个小时后见,”母亲对她说,接着她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但是这次事情却不像预想的那么顺利,

再次醒来时,等待克拉克的不是手术成功的消息,

这次微创手术失败了,出现了大出血状况,

医生表示,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她的情况非常危险,能不能活下去都不好说,

需要进行二次手术,而且不能使用微创方式,必须进行开颅手术,立刻就要进行!

图片 7

别无他法,克拉克只得接受这次开颅手术,好在有惊无险,手术非常成功,

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克拉克的脑袋上连着一根管子,她的一块头骨被钛材质取代,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术后恢复期,恢复期的痛苦克拉克又经历了一次,

而且这次的开颅手术,痛苦甚至比上次更加强烈,

“我好像经历了一场比龙妈所经历的更惨烈的战争。”

克拉克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当初经历过的一切又回来了,

认知障碍、感官受损、能不能集中注意力、记忆力是否衰退、视力是否受影响等等,每个问题都让她担心,

开颅手术为她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从头部延伸到耳朵,这条伤疤人们其实看不到,

但最初她并不知道,也为此担心了半天。

这段艰难的恢复期让克拉克一度失去希望,无法直视别人的眼睛,出现焦虑、恐惧情绪,

她没说过“这不公平”之类的话,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她,世界总有人过得比你还糟糕,不能抱怨,

但是再经历一次术后恢复,这种痛苦击垮了她的自信心,

她觉得自己只剩一个空壳,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

此外,还有一件事让克拉克担心,她害怕自己生病的消息被曝光。

怕什么来什么,手术后六周,专门喜欢爆料名人隐私的《国家询问报》就写了篇文章,说她生病了,

后来接受采访时被记者问起此事,克拉克当即否认。

这次手术后仅仅恢复了几周,她就和其他一些演员参加了圣地亚哥漫展,

面对热情的粉丝,她不想让粉丝们失望。

在提问环节前,一次可怕的头痛袭来,那种熟悉的恐惧感回来了,

克拉克心想,她已经两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了,这次死神要把她带走了,

“我当时觉得,我这辈子到头了。”

走上舞台时,公关人员看她状态不对劲儿过来询问,她如实相告,可当时MTV的记者已经就位等待采访她了,她不得不去,

“我脑子里想,如果我去参加采访了,有可能在电视直播中就不行了。”

图片 8

上天又一次的眷顾,让克拉克挺过了那次采访,

也让她挺过了第二次术后恢复期,即使过程无比痛苦。

这次手术后的几年时间里,她痊愈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预期,

对此克拉克充满感激,她感激医生、护士对她的救治和护理,

感激父母、哥哥无微不至的照顾和温暖人心的鼓励,

尤其是她的父亲,克拉克先生已于2016年因癌症去世,

她对父亲充满思念,对于父亲握住她的手给予她的支持,她觉得欠父亲的感谢实在太多。

这段辛苦的个人经历也让克拉克开始关注有类似经历的人群,

除了演员的本职工作外,她也开始投身到慈善事业中,

和英国、美国的合作伙伴一起,帮助脑损伤和中风患者恢复健康。

图片 9

从克拉克第一次发病到现在已经过去8年,患病手术的事她一直对外保密,

如今《权游》系列接近尾声,克拉克觉得她能参与其中非常欣慰而幸运,

她也终于鼓足勇气,首次对外坦白自己这段经历,

“请相信我:我不是一个人,我并不孤单,”

“很多人遭受了更大的痛苦,却不如我般幸运,得到那么好的照料。”

年纪轻轻就在鬼门关走了两遭,熬过两段痛苦的恢复期,

劫后余生的克拉克如今已经能平和坦然地看待这段经历,

在文章的最后,她用了一个双关表达现在的心境,

“我很高兴能在这儿见证这个故事的终结,”

“也满心欢喜期待下一个故事的开始。”

ref:


Bekannte:戏外她是个爱笑的女孩 却默默承受了这些 不让粉丝们担心

孤独又暴躁:作为同样得了肿瘤的人来说,在心理上要撑得住才能坚持走完后面的治疗。也劝大家真的要保持良好作息,不要仗着年轻作死。

后遗症君:所以说没人知道别人背后经历了什么。不愧是风暴降生丹妮莉丝~

哪咤敏宝起床啦:我爱龙妈!!!!

砚久久:不埋怨自己的不幸,这真是个美好的品德

叽仔饼:风暴降生的丹妮莉丝,龙石岛公主,不焚者,龙之母,弥林女王,阿斯塔波的解放者,安达尔人、罗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大草原上多斯拉克人的卡丽熙,打碎镣铐之人。龙妈果然牛

夏荷青岚:很喜欢龙妈开朗的大笑,很有感染力

三省吾身的小小X:为她的勇敢和面对恐惧的坚持而感动,与此同时真的敬佩她的职业操守。不希望对剧组和作品产生影响,所以一直到全部杀青之前对病情都完全保密。

我就是喜欢看萌萌的你们:天啊 克拉克真的是好勇敢的一个演员 和龙妈一样虽然这个剧要结束了,但是我永远记得第一季最后一集龙妈从火中走出来给我带来的震撼

本文由威尼斯话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拍戏时一直在跟脑出血和动脉瘤对抗